福建鹰厦铁路:连通省内外的第一条铁路 大闽网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仲恺教务网_黑龙江工程学院教务处_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
阅读模式 09:31

东南网制图策划:李雅兰设计:戴骁

鹰厦铁路于1958年元旦交付正式营业。图为旅客列车奔驰在厦门海堤上。

劳动者们热火朝天参与鹰厦铁路海堤段建设的场景

印记点评

鹰厦铁路是福建省第一条干线铁路、第一条出省铁路通道,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继成渝铁路后第二条开工建设的干线铁路。

60年来,鹰厦铁路改变了福建交通闭塞的局面,加强和巩固了东南沿海国防,促进海峡西岸与祖国腹地联通对接,为福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强劲活力。

鹰厦铁路还是联通“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货运通道。2015年8月起,厦门自贸区每周至少始发开行一趟前往欧洲的中欧国际货运班列,这趟经鹰厦铁路南端“飞天而起”的现代国际物流“巨龙”,成为助力“一带一路”发展的新引擎。

厦门老铁路摇身变公园。

向莆铁路首开,乘客展示车票。 福建日报记者游庆辉摄

感言

“工具变迁见证铁路大发展”

铁路30年接触网检修作业工具的变迁历史,见证了海西从“手无寸铁”到复兴号驰骋在广袤大地的壮举。

上个世纪80年代末,鹰厦铁路进行电气化改造,福建进入铁路电气化时代,出现接触网工种。最初检修接触网采取梯车作业,推梯车需要4人,梯车上2人作业,工作效率很低,稳定性差。90年代初期,第2代接触网检修作业工具是将梯车焊接在平板车上,这样虽有了高度但不能升降。

到了第3代,具有升降平台的轨道车在检修作业中逐渐广泛运用。特别是在90年代末,液力驱动的接触网作业车投入使用后,不仅驾驶室安装了空调,升降平台还配备急停装置,有效保障了作业人员的安全。

2009年,八闽大地正式跨入“动车时代”。与此相对应,接触网作业车的车型变化速度也不断加快。2014年,JZW-4G型接触网高空作业车问世,标志着检修工具进入第4代。这个车型不仅时速达到120公里,除了传统的升降平台之外,还配备了高空作业斗和拨线装置,最大作业高度可以达到16米。

2016年8月,专业性更强的4C检测车投入使用。“4C”通过安装在车顶的30台3000万像素高清相机,可以对接触网腕臂和定位装置内发生的异常情况迅速判断,实现接触网悬挂部件图像的高速采集、存储、自动分析。这让检测告别了主要依靠人工作业的方式。

201 7年,JJC型接触网检修车投入使用,该车列全长220米,拥有175米长的作业平台,可实现一次起停车可对175米长的接触网进行集中检修,综合检修作业效率大大提高。作业平台像百米跑道,能够满足五六十人同时作业,并配有51处视频、语音监控系统,作业车平台装有地灯,可满足夜间、隧道等照明不足环境的作业。

我从驾驶平板车到现在的“千万豪车”,见证了海西铁路发展巨变,心中感慨万千。现在不仅有4C检测车和JJC检修列,还有时速达160公里的JDZ 160接触网多功能作业车和DPT多平台作业车,我成了驾驶“千万豪车”的司机了。

福州供电段43岁的接触网作业车司机林翼

王昭俊在鹰厦铁路工作。

王闽黔和他的父亲王昭俊。

龙厦动车开通。

印记故事

王闽黔:“铁三代”见证铁路事业发展

东南网9月30日讯(福建日报记者吴恩儿 )

王闽黔一家是“铁三代”。他们的人生轨迹,与鹰厦铁路息息相关。

王闽黔的父亲王昭俊是鹰厦铁路的建设者之一。王昭俊经历坎坷。他两岁时失去父亲,六岁时失去母亲,后来,他成了一名铁道兵。1951年,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他因抢修被炸毁的铁路立下军功。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只知道是党和国家培养了自己。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火线入党的他,把每年的7月1日当成自己的生日。

从战场上回国后,身为贵州人的王昭俊来到福建,参与了鹰厦铁路的建设。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鹰厦铁路经过的地方,地质条件复杂,施工难度大,一段8公里的铁路,甚至需要开凿3座隧道。鹰厦铁路工程修建到底有多难?有人曾用一句话形容:“如果说厦门海堤是移山填海,那么鹰厦铁路就是劈山开路。”

“我的父亲常常笑着说,鹰厦铁路给他留下了一个‘礼物’。”原来,在修建鹰厦铁路的时候,王昭俊曾经被工友不小心用斧头重重地砍进后背。从此,他的背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从部队转业时,有着铁路情怀的王昭俊申请继续留在鹰厦线,成为一名普通的铁路养护工。

王闽黔是鹰厦铁路的守护者之一。17岁那年,王闽黔顶了爸爸的职,“爹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你将来可要好好干,给老子争口气”。

鹰厦铁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养护铁路是个技术活,想要把鹰厦铁路养护好,需要有比较高的技术,而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怎么办?“笨鸟可以勤飞。文化程度不高,我就去报考学习班;字写得难看,就买来字帖每天练;为了提高记忆力,我自学了速记。”王闽黔一边工作,一边钻研技术。多年的巡检工作中,他发现钢梁桥上钩螺栓松动比较频繁,每年都要人工处理很多次,他创新推出钩螺栓的固定方法,延长了螺栓的保养周期,人工消耗降低了一半。他还设计出了桥梁固定检查吊篮整孔更换方案,攻克了对管内设备状态实时监控等棘手难题,总结了《既有线道砟桥面人行道的整治与维护》《防洪及施工中看(巡)守点小型太阳能发电装置的应用》等技术。

1993年,22岁的王闽黔拿到了桥隧工中级工证书。2001年,他成为上海铁路局邵武工务段所有桥隧工中的第一个技师。2007年,他成为南昌铁路局南平工务段的第一个高级技师。2014年,他被南昌铁路局聘为桥隧工首席技师。2017年,段里针对新入路高职生组建桥隧工岗位示范队,王闽黔被委以重任担任总教头,“我衷心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扎根在我们美丽的鹰厦铁路”。

从小时候听着父亲修建鹰厦铁路的故事长大,到自己亲身守护鹰厦铁路,王闽黔见证着福建铁路事业的发展。火车从蒸汽机车、内燃机车到电力机车一路发展,火车头的牵引力越来越强。桥梁、隧道、涵渠是铁路桥隧工主要维护的三大设备。王闽黔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对这三大设备的检查,主要通过目测的方式来进行,使用的都是钢卷尺、检查小锤等简单的工具。随着科技发展,保养设备的手段也趋于多样化。现在检测桥梁步行板,通过钢筋探测仪就能检测步行板钢筋布局的情况,通过回弹仪就能检测混凝土的强度。如果有必要,王闽黔还使用无人机进行拍摄。“科技以人为本。我们要借助科技好好守护鹰厦铁路。”王闽黔说。

王闽黔的女儿王梦琦,今年刚大学毕业。她曾在兰州交通大学攻读铁路信号专业,现担任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福州电务段信号工。她所在的车间,承担着包括鹰厦线在内的福建所有铁路线路信号设备的中修任务。她的人生轨迹,和她的爷爷、她的父亲在鹰厦铁路上重叠在了一起。王闽黔告诉记者:“我女儿的高考志愿,清一色报的都是国内的铁路院校。”

“速度快了,线路多了,旅客乘坐更舒适更安全了,人们出行更方便了,铁路服务质量越来越好了。”说起福建铁路事业的变化,王闽黔用这一句话,表达了他的感慨与开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猜你喜欢